叶赫那拉死后,摄政王载沣开销了袁世凯(其现患
足疾,步履维艰,难胜职任),并立刻任命了陆军大臣、海军大臣、内政大臣等一系列要职,而且全部是满人。


似乎载沣抓住了权力,尤其是军权。


实际上,没有。


清末军警制度是袁世凯缔造的,开销掉袁世凯,但开销不掉这些制度。何况北洋六镇军队,五镇统领由袁世凯亲自提拔,其他部队中下级军官多出自北洋,段祺瑞、
冯国璋、张勋、曹锟、王世珍等将领对袁效死力,低级将领对段祺瑞等效死力,士兵对低级将领效死力,袁世凯对自己的梦想效死力……


这并不奇怪,专制体制下,权力并不决定于官位,个人能否撼动政局完全决定于个人能力是否能在各种势力间纵横捭阖。


戊戌变法时光绪皇帝有位无权,如同辛亥革命时袁世凯有权无位,这是一个道理。

191211,孙中山宣誓就职,中华民国正式成立。


前线打的如火如荼,段祺瑞从前线发电报给隆裕太后。认为由于“
共和国体,原以致君于尧舜,拯民于水火。乃因二三王公迭次阻挠,以至恩旨不颁,万民受困”,所以清廷应该“明降谕旨,宣示中外,立定共和政体以现在内阁及国务大臣等暂时代表政府”。


最后还有一句,很关键:
“率全体将士入京,与王公剖陈利害”,同时段把司令部从湖北前线迁到河北保定。说白了,这就是给朝廷下最后通牒:你不退位,我废了你,自己看着办。


这就是传说中的逼宫。

1912212,隆裕太后以“宣统皇帝”名义颁退位诏。秦嬴政以降中国延续了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结束了。

191238,南京政府参议院通过《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这是中国第一部成文宪法:“人民之身体非依法律,不得逮捕、拘禁、审问、处罚;人民之家宅非依法律不得侵入或搜索;人民有保有财产及营业之自由;人民有言论、著作、刊行及集会结社之自由”。


尽管中华民国的共和梦想在袁世凯“洪宪”闹剧、张勋复辟等丑闻中破灭,尽管日本侵华打破了中国“黄金十年”(
19271937)经济增长,但民国政坛的一幕幕告诉我们很多。很难评价北洋军阀这段时期的史实,当千百年后铅华洗尽,相信史笔如钩,后世当自有公论。

19121921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13.8%,卷烟业年均增长36.7%、纺织业年均增长27.35%、面粉业年均增长17.69%、水泥年均增长15.13%、火柴业年均增长12.34%……


整个中国现代史,能与北洋时期媲美的只有
19531957年新中国“一五计划”。


最关键的是,北洋时代主导中国经济命运的并非官营资本,而是民间投资。军阀混战自然会影响经济发展,但也正是因为缺乏行政集权,民资才能成长。


虽然强政府并不必然扼杀经济活力,但一个专制、独裁的强政府必然会实现自己利益集团最大化收益,这就必然要求垄断资源,从而也就必然扼杀民资经济活力,比
如民国后期的官僚资本主义。北洋时代,军阀更关心自己的地盘,战争并不能凭军阀意志为转移,地缘竞争很强,而且存在议会,就是贿选,也不能赤裸裸强奸民
意。


民国第一次议会,国民党获胜,党魁宋教仁被暗杀。


无论袁世凯是否是幕后真凶,上海检察厅能对国务总理赵秉钧发出审判传票,已经是中国司法界空前绝后的胜利。也正是这个宽容的环境,蔡元培才能以国民党员身份执掌北大,也正是这个环境才能有“五四运动”。


“五四”的过程,这里不讲,很多书本经说的很明白。要明确的是,五四运动没有割裂中华国学与现代文明,倡导“德先生”与“赛先生”也不是全盘否定国学。


五四反帝反封建,没错;五四孕育了中国共产党,没错;陈独秀、李大钊、胡适、刘半农是五四运动中的佼佼者,也没错。


不过,五四提倡白话文,但并不否定古文,更没有把历代典籍统统当作生火媒介;五四运动批判三从四德,但没有抛弃仁、义、礼、智、信。李大钊也说“
余之掊击孔子,非掊击孔子之本身,乃掊击孔子为历代君主所雕塑之偶像的权威也;非掊击孔子,乃掊击专制政治之灵魂也”。